網站功能選單

台北律師事務所-律師台北-台北律師 首選

2014/5/17 經濟日報報導本所所長熊南彰律師 追求完美專業用心專欄(經濟日報)

2014-05-19

■林富晨■

曾經是賽場上的裁判員,現在自己換上球衣下場比賽。目前擔任華亞協和法律事務所所長之熊南彰律師,早於民國87年司法官特考及格,通過1年6個月司法官訓練後,正式分發擔任檢察官工作迄今(103)年3月1日離開公職,服務檢察界逾13年,歷任基隆地檢署、台北地檢署及法務部政風司(現改制為廉政署)調辦事檢察官。

熊南彰回想當初結訓分發之所以選擇擔任檢察官而非法官,律師台北乃著眼於該工作內容充滿積極性、主動性與挑戰性,正與其天生好動與急公好義之耿直個性相契合。熊南彰從菜鳥到資深檢察官的歷程中,所投注之心力、時間遠多於家庭及個人生活,但對工作的熱情卻有增無減,而這份熱情則是建構在沉重的壓力、責任與追求完美的風格之上。「到我手裡的每個案件,不論大小,都是一個責任,不敢有絲毫偏差或怠慢」熊南彰說這就是「態度」。

企業責任就是社會責任 熊南彰從事偵查犯罪工作10餘年間,偵辦過之案件類型不計其數,值得一提的是他也承辦過兩件死刑定讞的案子,所以曾有同事開玩笑說「其殺氣重,連靈界的朋友都要迴避」。

事實上,不同地域之刑事犯罪類型確實存在差異性及特殊性。譬如,在基隆地檢署服務期間,就偵辦過不少走私煙酒、毒品、槍械及販運人口等類型的案件,這是其他許多地區所沒有的特殊情形;而台北地檢署號稱天下第一署,其犯罪類型更具多樣性。近年來,層出不窮的重大經濟犯罪嚴重影響國家金融秩序,被害大眾的財產損害超過百億,因而「金融掃黑」早已成為重要的刑事政策。

熊南彰離開公職前,即在台北地檢署黑金專組2年,律師台北偵辦之案件以公務員貪瀆、經濟犯罪及社會重大矚目案件為主,常聞金融犯罪是高階的智慧型犯罪,但熊南彰覺得犯罪沒有智慧型或愚笨型之分,犯罪者只是熟悉金融商品之操作或買賣交易的流程,所以知道獲取不法利益之空間何在。以炒作股票為例,公司經營者或管理階層對於公司股價的利多或利空情形知之最詳,因此證券交易法定有內線交易罪,主要就在防範這種不公平情形;但公司經營者如勾結公司以外的人士,配合公司釋出利多或利空消息,拉抬或放空股票,屆期出脫坑殺散戶,就能大賺一筆,變成常見的炒作行為。

又如熊南彰指揮偵辦的上櫃普格科技公司掏空案,更是結合公司派、律師台北市場派及投信投顧基金經理人集體炒作的首件及經典案例。諸多金融弊案的發生,讓外資及投資大眾產生信心危機,更使國家金融檢查機制必須徹底檢討改善。熊南彰深深覺得台灣企業的內控機制形同虛設,外部力量的檢查效能有限,能否以預防重於治療之概念,仿效香港廉政公署將公權力導入私部門,仍困難重重。實則,企業的經營最重要是取決於經營者的態度,態度決定命運,一個員工就代表一個家庭、一份責任,正派踏實的經營才是企業永續發展的王道。

中年轉業 對個案用心

「年近40,中年轉業不怕不慌嗎?從偵查台上到台下能適應嗎?」熊南彰說,很多人這樣嚴肅或開玩笑地問他。但對熊南彰而言,沒有適應的問題,沒有台上台下的差別。因為在其心中都是從事法律服務,在台下反而能貼近一般民眾,更加深刻感受到從企業大老闆到市井小民面對司法時的不安跟惶恐。一般人覺得律師最重要是具備法律專業,但熊南彰說,處理法律案件必須兼顧三個要素及具備豐富實務經驗,三個要素就是法、理、情,分別代表法律、義理、人情,三者缺一就不能夠真正實現最接近於公平正義的司法;而實務經驗則是長期對每個個案的用心,不斷地累積而成。熊南彰說「專業是從服務熱忱中培養而成,因為有熱忱才會有所堅持,有堅持才有品質」。熊南彰離開公職擔任執業律師,就是要以自身的特質、專業與經驗協助當事人,除了替當事人爭取權益外,更想讓當事人在冰冷的司法程序中獲得一些溫暖。

出處